武当之旅

旅游

我是个比较宅比较懒的人,从小学到大学,假期也是基本宅在家里哪儿也不怎么去。和同学计划去武当山好像是大三的事情了,但是一直拖到了大四,终于在2014年5月16日,我们踏上了去武当山的旅途。

在武汉呆了快四年了,说很宅呢但是也七七八八去了武汉的一些地方,湖北省内真正好玩的地方没几个,但是我觉得武当山你真应该去一次,不是说武当山有多好玩有多好玩,只是为了去好好爬一次山。

十堰是一个山区,这不还在2014中国生态城市竞争力中列第五名,我家住在十堰市丹江口市下面的一个小山村里,离武当山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加半个小时的路程加半个小时的水程,所以如果我从武汉回家坐飞机到襄阳(坐飞机目前只能到襄阳,据说武当山要修飞机场,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好了)的话就是水陆空全占了。每次介绍自己的家乡总爱来这么一句:汉水之滨,武当山脚下便是我的家乡。听起来很高大上,但是实际你懂的。坐火车也不能直接坐到武当山,你可能买的是去武当山的火车票,但是真正去的地方叫六里坪(这其中的原因也很多很复杂),离武当山还有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

旅途是比较愉快的,一路扎金花,贴纸条到下火车,感觉时间也过的挺快的。我们是16号下午到武当山,吃完饭去看了一下山下的玉虚宫,但是天已经黑了,玉虚宫的门已经关了,只进了一道门。17号上午便开始上山。

武当山门票全票是240元,学生票半价,由于里面还要坐车(可别说你要从山下走上去,那你真是大神了),车票也在门票里面算着,所以在里面你可以随便坐车了。我们坐车到太子坡,然后走到逍遥谷,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其实你也可以直接坐车到逍遥谷。早上山上的空气相当好,也很湿润,凉凉的,呼吸起来相当舒服。下一站便是紫霄宫,这个是要门票的,学生票10元,看完之后我们便一路到了乌鸦岭,寻找住的地方放下行李。

下午逛完了南岩宫这边的一些景点,包括南天门、飞升崖,龙头香,雷神洞什么的,东西挺多的,特别是从龙头香那里看金顶,很壮观,呈现众山来朝之势,而且刚好我们去的那天下着微微细雨,不仅不影响游玩,反而让武当山的景色更加秀丽,仿佛置身与人间仙境一般。由于旅途图片还在其他同学那里,还未整理,其他同学已经赴藏旅行了,所以只能稍后上图了。

第二天凌晨两点四十,我们便开始真正的爬山了,期望看到武当山的日出。从乌鸦岭出发,天很黑,我们只能拿出手机手电筒照路前行。山上本来就冷加上阴雨天气就更冷一点了,所以我们每个人都穿了外套,但是也不用穿太多,因为不久你就会觉得拿着它是累赘,如果你也向我们起那么早爬山的话,那你也必须得穿个外套,因为上山之后金顶的门可能还没开,所以还得等一段时间可能会比较冷。

我从来没有想过,踏着月色爬山是一件很美的事,因为当他们决定要这么早爬山看日出的时候我第一个提出了反对意见,一是因为我想早上多睡会儿,二是据说没有几个能看到武当山的日出(后来我猜测可能是没有几个能够向我们这样有毅力,能够起那么早爬山)。

上山的路很艰辛,经过榔梅祠的时候我们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路或者夜里不能上山,因为我们顺着路向下到榔梅祠门前发现门是锁着的,所以折回去走了一条很荒凉的小路,白天的时候你会发现它是和穿过榔梅祠的路是并列的,但是夜晚的时候你看不清周围,走着走着你发现前面越来越荒凉,在一个景区里面你就会真的以为自己走错了路,但是作为“野导”的我凭借自己直觉和敏锐的判断力、分析能力,坚持带领大家继续前行(哈哈,我有点自大了)。到这里只是爬山旅途的刚刚起步。

经过榔梅祠的之后,我们就看到了朝圣门在前方,因为朝圣门到了才是我们真正上金顶的开始,但是不知走了多久,我们才终于来到了朝圣门。上山的路有两条,在朝圣门的地方要选择走哪一条。一条明代的,一条清代的。明代的修的比较早,台阶比较高,比较险峻,但是比较近;清代的修的比较晚,台阶低,相对比较好走,但是比较远。我们选择了明代的,主要原因是比较近,因为我们都已经非常累了,但是我要说的是这才是上金顶的开始啊。

夜里爬山,我们的速度很快。从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到金顶,全是一步步的台阶。不去武当山,你真正无法体会当你爬过了几百几千级台阶之后站在一条看不到尽头的台阶下面是什么感觉,而这种事情在上金顶的时候相当常见,一次次的以为金顶就在前方,但是一次次的全是失望。胖子有一句很经典的话,我们爬山没有力气靠什么?靠勇气!我们就这样互相鼓励着,坚持着一步步终于在5点10分的时候到了金顶的大门前,等待日出的出现,历时差不多2小时30分。

上山之后发现和我们几乎同时到达的只有三个外国人。关于清晨山上的景色,我不会上图,因为每个人登上山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之后才会体会到。我们每天都在说坚持,躬行,但是没有多少人能做好。

熟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里上山下山都不容易。上山累的提不动腿,下山痛的不想提腿。不过下山也有很多趣事,因为我们可以看着那些上山的人们正累的要死拼命往上爬。他们总是会问:“上金顶还有多远啊”,同学总会说,上去还有很远啊,大约还有4/5吧,而我每次都想说,不远啦,大概只有1/5了吧,我这1/5有可能是从山脚开始算的。甚至有遇到刚走过榔梅祠,还没到朝圣门的问:“上山还有多远啊”,我们只能笑着说:“恩,不远了,就在前面了”。等他走过我们立即哈哈大笑。

武当山之旅就这样结束了,旅途中我被冠以“野导”,因为他们问什么,我总是一句“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也想笑。现在每想起这个称号,就会有种想笑的感觉,很甜蜜,很温馨。

旅行的意义不在于你玩了什么,而在于你去了,你做了。

-- EOF --